千叶落雪⚓︎7164

智商下降xx随时躺尸
所有作品未经允许禁止转载
【只要我爬墙速度够快ky就追不上我】
没有什么稳定墙头乱跳坑谨慎关注

别爱我,没结果


暂时不接稿

伊淀:

两男抢一男,最后他俩在一起了


  1. 主耀朝,副露法

  2. 给千叶落雪肛的文,并不知道自己写了什么,十分羞耻不敢见人了,若有食用不适者请停止食用

  3. 十分谢谢千叶落雪为我画的图


@千叶落雪⚓︎7164


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王耀提着行李箱,走到顶楼最后一间房,拿出钥匙开门。

终于换宿舍了,我可不想和那个只会吃垃圾食物的ky同一个宿舍,熬完接下来的两年我的大学生涯就过去了。

王耀愉快地拉开门,在进门之前看了一眼贴在门上的纸,上面写着住宿人的名字,这间房只有一个人住啊,不过名字好像有些熟悉,王耀暗想着,走到2号床。

2号床在1号床上面,王耀把行李放在1号床旁边,对着睡在1号床的人说了一句“hello”,那个人的头发是金色的,莫名有点熟悉,不管了,王耀晃晃头,就开始收拾自己的行李。

“唔……哈啊,”睡在床上的人打了一个哈欠,伸了一个懒腰,他刚刚好像听到有人对他说话,他揉揉眼睛,朦朦胧胧看到那个人好像是……

“王……王耀?”

“亚瑟·柯克兰!”

两人都受到了惊吓,他们从小到大便是宿敌,明争暗斗了十几年,没想到真是冤家路窄。

王耀还没有反应过来腹部就受到了一击,向后退了几步倒在3号床上,亚瑟趁势起床拿枕头砸王耀,王耀一把抢过枕头,“你这是干哈子呢!”

“为什么偏偏是你!”亚瑟早在假期就知道有人会和他同宿,这样也好,他一个人倒是有些无聊,可是万万没想到是王耀,他不明白他为什么这么倒霉,从他来中/国读书开始到大学他一直都没有摆脱王耀,一想到王耀一直和他作对、一直嘲讽他中/文不好他就来气了。

亚瑟拉过身旁的行李箱,扯出里面的衣服就往王耀的方向扔。

王耀接住了飞过来的衣服,“停!那是我的衣服!”

亚瑟无视了王耀的话,依旧做着他手头上的“坠重要”的事情。

“喂!你没有听到我说话吗?”王耀见亚瑟没有理他,顿时就恼了,也不管到底是谁的衣服,把亚瑟扔过来的衣服又全都扔回去。

他们就这样互扔了一整天。

突然开门的弗朗西斯被一屋子凌乱的衣服给吓到了,王耀和亚瑟也停止了互怼,直直看着弗朗西斯,微卷的金黄色头发,紫色的眼瞳像是璀璨的宝石,光芒似乎从里面折射出来,穿着华丽的女装,和外面的妖艳贱货完全不同,王耀和亚瑟皆被这样的弗朗西斯吸引住了。

为什么男宿舍里会有这么美丽的女孩子啊!?【看来两个人都无视了胡子】

弗朗西斯很快就镇静下来,避开地上的衣服,走到3号床旁,把背包摔在床上,“我先自我介绍一下,哥哥叫弗朗西斯·波诺弗瓦,从法/国来的学生,以后请多多关照。”弗朗西斯捧着百合花,他的身后也飘落着玫瑰花瓣,显得华丽万千。 【好好好,这个特效十分棒,可以收工了大家】

“王耀!?你怎么在这里?”亚瑟在偷偷溜进教室后找了一个最靠近弗朗西斯的座位坐下,就坐在他的斜后方,当亚瑟想看清楚究竟是谁这么幸运坐在弗朗西斯的后面时,他却惊奇地发现竟然是王耀。

“这才是我要说的话,为什么他们会允许你到料理课里来。”王耀并没有很惊讶,讽刺了亚瑟之后继续专心看着前方,不再理会亚瑟。

亚瑟听出了王耀的言外之意,想起自己曾经为了做司康饼而炸了厨房,顿时红了脸,王耀这个笨蛋。

不过……

王耀那家伙还真是热爱料理啊,不过我亚瑟·柯克兰的厨艺更厉害。

亚瑟发现王耀总是很专心地看着前方,眼睛也不眨一下,就像一个认真听课的乖学生一样,可是再仔细地观察就会发现王耀其实并没有看着老师认真听课,而是看着坐在前面的弗朗西斯,墨守成规的中国人居然会喜欢同性!?

亚瑟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,他还不敢太确定,他突然回想起昨天,弗朗西斯说他穿女装是因为和别人打赌输了,那个人好像是叫一辆什么什么金牌司机的,是学开车的么?

咳,说多了,如果真的是这样那就该死了,弗朗西斯正好是他喜欢的类型,情敌真是麻烦,而情敌正好是宿敌更麻烦,shit。

王耀在亚瑟的多次“深情地”注视下,终于忍不住侧过头问亚瑟到底想怎么样,而亚瑟只是狠狠地回瞪了他一眼,一副杀气腾腾的样子,王耀在心里嘀咕着他是不是要提防提防亚瑟。

之后亚瑟便经常见到王耀和弗朗西斯在一起,无论是食堂、社团办公室,还是在楼梯间,或是在亚瑟不经意间经过的草坪上,都能看到他们的身影,这让亚瑟更加确定了他之前的想法。

每当亚瑟想要开口问清楚的时候,都找不到合适的时机,他放不下面子去问自己的宿敌,而且,明明是住在同一个宿舍,他好像很少见到王耀,王耀就这么讨厌看到我么?呵,反正我也不想见到那个家伙。

问不到王耀,亚瑟就把询问对象换成了弗朗西斯,他想弄清楚弗朗西斯到底是不是也喜欢王耀,不过弗朗西斯除了整天和王耀在一起之外,还和一个他不认识的人在一起,那个人强大高壮【?】,脸上虽然一直挂着和善的微笑,却给人一种不好惹的错觉,他一直没能找到和弗朗西斯独处的机会。

这件事一直困扰着亚瑟,上课也总是心不在焉的,也被老师叫到办公室里开解了一番,“这么大一个人了,有些事最好不要放在心里,如果真说不出口,让它永远烂死在心里就好了”如此之类的教导了一通。

可亚瑟不是那种让心事自己烂死在心里的人,他不甘心于这样做,每次看到王耀和弗朗西斯一起,除了让他感到不爽之外,还更加坚定了他要向弗朗西斯表白的决心,他想要把自己喜欢的一切都占为己有,不希望别人离他太近,特别是王耀。

可惜亚瑟并不知道要怎样表白……

就这样又过去了很久,直到一个联欢会的到来。

当亚瑟坐在昏暗的KTV包间里,听着震耳欲聋的更甚于嘶吼的“歌声”,周围都是他所排斥的烟酒味,亚瑟才发现这和他脑里想的联欢会有着司康饼和死扛的巨大区别,要不是弗朗西斯也来,他根本就不会来。

麦克风不知怎的就传到了亚瑟的手上,所以说联欢会上每个人都要唱一首歌的规定是哪个傻子立的!如此情况下亚瑟只好喝几口酒,借着所谓的酒劲,点了一首十分浪漫的英文情歌,硬着头皮唱了这首歌。

亚瑟本以为他的表现会显得十分之勉强,肯定在弗朗西斯面前出丑了,而且王耀那家伙也在场,他真不想让自己的宿敌看到他这个样子,可是意外的,亚瑟的样子在王耀看来很可爱,微红的脸颊,努力地想要把歌唱好的样子,在王耀眼里显得意外的诱惑。

王耀收回了停留在亚瑟身上的莫名其妙的眼神,开始整理自己的思绪,待他从乱七八糟的杂乱幻想中清醒过来时,就看到了亚瑟已经吻上了弗朗西斯的唇,他不知道在他在整理思绪的期间到底发生了什么,他只知道在他体内有什么开始变化,他们接吻的画面在王耀的脑海中无限放大叠增,他能清楚地看到弗朗西斯越来越红的脸和越吻越深情的亚瑟。

一瞬间,王耀再也看不到其他东西,也听不到其他声音,世界像是静止了一样,周围的一切都不复存在,只剩下看似深情拥吻的两人。

王耀愣了一会儿后,立刻向前硬生生地分开了拥吻的两人,狠狠地捏住亚瑟的手臂,一语不发地将亚瑟扯出包间,不顾亚瑟的大呼小叫,一直拉着亚瑟往走廊最深处的卫生间里走去。

把亚瑟甩到墙壁上,王耀不顾亚瑟的痛呼,直接将亚瑟按坐到洗手池的边缘上,挑起亚瑟的下巴,俯身咬住亚瑟的唇,王耀生硬地撬开亚瑟的牙齿,在亚瑟的嘴里攻城略地,并按住他的后脑勺,不可抗拒、粗暴地撕咬着,直到亚瑟的一个耳光落在了脸上。

王耀顿时意识到刚刚自己在做什么,放开亚瑟,却发现亚瑟已经热泪盈眶,泪水在亚瑟的眼睛里打转,令碧绿的宝石眼瞳更加晶莹剔透,王耀能清楚地看到那双摄人心魂的眼睛里满是他的模样。

王耀被亚瑟的说话唤醒,他差点就逃不出那双碧瞳了。

“哈……你……你在干什么啊,混…蛋,”亚瑟在经历了刚刚的长吻后有些喘不过气,说话显得断断续续的,不断的大口呼吸,王耀能清楚地感受到亚瑟喷出的气体的温度,“混…蛋,为什么,要对我……做这种事情?”

王耀一语不发,此时坐在洗手池边缘上的亚瑟显得色情满满,双手紧紧地揪住王耀的前襟,王耀觉得自己好像因亚瑟喷出的气体而发热,忍不住就想低头吻住那张因大口呼吸而一张一合的嘴唇,王耀付诸行动吻了上去。

略过上颚,王耀的舌头一点点地抚过亚瑟的舌头,将它勾到口腔外,王耀将它含在嘴里允吸,并用牙齿轻轻地在上面摩擦着,亚瑟被王耀突然的温柔惊到了,浑身都酥麻酥麻地软了下来,令他不得不用手搂住王耀的脖子来支撑自己。

王耀在亚瑟快窒息前停止了这个吻,捞住亚瑟的大腿和腋窝,把他整个人抱起来向外走去,突然的失重感让亚瑟惊呼出声,在多次挣扎着要求王耀放下他无果之后,亚瑟选择了埋在王耀的怀里,把脸整个都埋在王耀的怀里,感到羞愧难当。

王耀因这个举动而心动了,在亚瑟紧紧捉住他的衣服并将脑袋埋下去的那一瞬间,他心动了,像是绚丽的蝴蝶光顾了它从来也不会光顾的沙漠,并未这片沙漠到来了生机一样,不明的情绪像野草般的肆意横生,疯狂地占据了这片沙漠。

想要拥有他,想要在亚瑟身上贴上独属于王耀一人拥有的标签。

第二天上午,阳光透过纯白的窗帘折射进来,对刚刚醒来的亚瑟来说显得十分刺眼,此时亚瑟听着浴室传来的水声,想起昨晚的疯狂,想死的心都有了。

突然的开门声使正在胡思乱想的亚瑟受到了惊吓,他惊慌地把自己掩盖在被子下面,遮住发红的脸,装作还没有醒来的样子。

可是王耀一眼便看出了亚瑟在装睡,王耀隔着被子在亚瑟的背后抱住了亚瑟,“我知道你醒了,快去洗个澡就回学校宿舍吧,”王耀收紧了手臂,将亚瑟拉近自己身边,“还是说,要我抱你去?”

之后,亚瑟便成了王耀的娇妻

那天晚上的弗朗西斯怎么了?

反正有一位自称露西亚的俄/罗/斯/人给弗朗西斯进行了一个“全身消毒”,并宣布任何人都不许靠近弗朗西斯,多么的可喜可贺……【并没有】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评论

热度(39)

  1. 千叶落雪⚓︎7164伊淀 转载了此图片